沐莺低语

纯文学/人格分裂/第四爱/百合/BG//BL/性转(娘化)癌晚期/改梗/迦勒底脑洞社/精神异常/狂化/其实人还不错(捂脸)/已经不能在抢救一下/咸鱼/fate/花妖/文野/啥都吃
请注意排列顺序!
记得在发过预告后催更_(:з」∠)_

【小花仙】【西莎】【短篇】我对你的爱直到梦的终焉

φ(>ω<*) 食用说明:

1.此文为《光与影之歌》系列衍生番外,具体世界观请点击tag光与影之歌进行查看

2.西莎婚后设定(年轻的国王和年轻的女王)

3.涉嫌部分光与影系列剧透

4.涉及死亡描写

5.略为意识流

6.我流ooc

7.伪历史向注意

8.BE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w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年轻的女王倚在花园的栏杆上,病痛已经逐渐的侵蚀了她的美丽与健康。

她的美目已经不再清晰,美妙的歌喉也不再动听。

吉尔雅赐给她的一切——美貌,财富,爱情。如今也要悉数收回。

她感受到了霍尔度的召唤,在母亲逝去后的第二个春天,她也将回到众神的所在。

 

拥有小麦色肌肤的年轻国王,此刻正无不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妻子。感受着吉尔娜之神在她体内播撒下的最美好的馈赠。握住她白皙纤细的手指——和去年的那个时候比起来,已经瘦弱得多。

“我不会让您轻易离开我的,露莎陛下!”

年轻国王的语气愈发坚定,似乎只凭他一人就可以对抗自然的轮回。

“我会为您请来最好的医师……”

少女笑着摇了摇头,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“您能……一直这么陪着我吗……”

少年只能点了点头。他爱她,他不知道用何种方式守护住众神对他最大的恩赐。

在温暖的阳光的照耀下,年轻国王进入了梦乡。

少女轻抚着他的发丝,静静欣赏着他恬静的睡颜。

自从塔巴斯出事以后,他很少睡着过。

浸入骨髓的疼痛让她无法合眼,望着天边远去的云霞,她开始慢慢陷入回忆。

 

 

如果她没有成为女王,或许她的生活将会获得幸福。

花之宫之上华丽的宝座,是令多少人穷尽一生所追求的。

被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处死的小花神是,犯下滔天罪行的大祭司(梅里美)也是。

他们,究竟做错什么了吗……

大祭司的处刑现场,她看到了。他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处死了那个无辜的小姑娘,而自己的死相,却要比她更加惨不忍睹。接受常人无法承受的屈辱。

是因为什么呢?是爱情吗?

在狂欢节上对贵族敞/开双腿的大祭司,保留自己的贞/洁给谁看呢?

那个被几十个安塔尔野蛮人奸/污的、罪无可赦之人,是否还会回忆起那晚的夕阳。

他所一心向往的、政治的顶峰,终究是为了维护他可怜又可悲的爱情和国家。

 

但是登上权利的顶峰,真的可以守护那些事情吗……

那华美的权杖之下,注定要放弃很多本应享受的乐趣。

友情,亲情,甚至是爱情……

身为安塔尔女王国的公主,自己的爱情,终将贡献给祖上留下的庞大帝国的稳固和安宁。

而可悲又荒谬的亲情呢?也终将被权利的阴影覆盖……

一如自己的母亲,那个挂着美丽笑容的女子。在议会庭上做着阴险的勾当,将反对自己的人全部驱逐,留下顺从自己的臣民。将安特阿尔留下的基业继续发扬光大。

她将自己的亲妹驱逐,用恶毒的诡计将自己兄弟的女儿借他人之手处死。让人剥夺自己兄弟最后的尊严……她的女儿们都看见了,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、牢牢的将母亲的权术铭记于心。这个被万世称颂的明君,或许不会比夕阳将近的女人仁慈。

她所宠爱的权臣不过是艾尔米特家族的猎犬,而她体内的结晶,也不过是随时可以放弃的棋子。

露莎从没有母亲,只有在短暂而模糊的记忆中出现的父亲,和陪伴自己的姐妹。

一如可悲的普普拉。

一如安塔尔所有的女王。

 

露莎循规蹈矩的度过浑浑噩噩的童年,接受册封,成为美丽国的王女。

从东岸的小岛出发,吞并整个拉贝尔大陆。扩张自己的领土。

在母亲面前装出淑女的样子,使母亲不会多费心思,思考如何除掉她。

沉稳的长姊比自己更懂得如何讨母亲的欢心,可年幼的小妹却不会。

她天真,善良,就像皇宫外面那些纯洁的农家女,是盛开在后花园的孔雀草。

她爱上了最不该爱的人——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、最卑微的园丁。

他们的爱情终究不会受到吉尔娜的祝福,母亲将他们硬生生的拆散。

如果她不是王女,她或许会享受到爱情的醇美甘甜。但她却偏偏背负了一个最不适合她的身份。

没有爱情滋润的娇花很快的凋零,在塞拉被处死的一个月后,天真的公主也被病魔纠缠。

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就像小鸟一样从自己指尖滑落。她的手里,还紧紧握着塞拉赠送的玫瑰结晶。

“正如玫瑰喜欢……”

 

爱心国最终归到美丽国的领土,目睹自己最喜爱的女儿的消亡。普普拉陷入了沉沦。

她开始没日没夜的处理政务,将情绪发泄在死囚和奴隶身上。

一直沉默寡言的长姊也开始跟随母亲的步伐,沉沦在吟游诗人优美的歌喉之中和巫师温柔的眼眸。

 

露莎开始恋爱了,她有了自己喜欢的人——拥有米色头发的年轻国王。

她迫不及待的拥吻着他的鬓角发丝,在花丛中幽会缠绵。

总是他的国力不及安塔尔的十分之一,露莎也不会在乎。

她因为热恋而疯狂,不在保持母亲面前淑女的模样。

她开始向母亲祈求,将恋情公开与众。

不知是她的幸运,还是自己的恋人恰巧是安塔尔交易的对象。

露莎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勇气国的皇后,接受众人的祝福。

她在勇气国的花园度过了最为幸福的一个月。感受着恋人的耳鬓厮磨,在歌队的祝福下不分昼夜的狂欢。

华丽的宴席没有持续多久,面对自己亲弟弟的挑衅,西蒙很快卧病在床。

露莎只能紧紧的握住他的手,祈求着兄弟之间的残杀快点结束。

在少女的祈祷下,西蒙终于在十天后醒了过来。

那时的他,紧紧的将自己的王后搂住,没有甜蜜的花言巧语,留下的全部都是最深的情愫。

“答应我……永远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
“就像这样……握住我的手……”

二十天后,安塔尔女王国插手,一直势如破竹的塔巴斯兵败。

西蒙没有加罪与塔巴斯,而愧疚的二皇子却选择自我放逐。诚心悔过,在追波逐流的政治中不能减轻你的罪行。

露莎回忆起了那个可怜的大祭司。

 

日后的生活没有恢复过平稳。病痛渐渐蚕食了她年轻的躯体,最好的御医也都无济于事。

伟大的普普拉大帝突然暴毙而亡,在大臣们混乱的时候,安塔尔帝国的王位最终被一个不明不白的远亲——阿妮塔继承。

母亲一手建立的庞大帝国,最终拱手让人。

阿妮塔没有撤销长姊和自己公主的身份。

但她知道,安塔尔帝国,早已经不属于自己。

阿妮塔杀鸡儆猴一般的处死了古灵国的国王,掳走了公主和女祭司。

看清楚局面的露娜将王位拱手让贤,潜藏在巨大的宫殿里,等待着时机。

这时候,露莎才发现,自己早已有了爱情的结晶。

 

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,塔巴斯最终以叛国罪的罪名被处以酷刑。在阿妮塔执意的要求下,塔巴斯最终被流放到勇气国,成为被万人践踏的奴隶。

西蒙一直没有见到他,直到他收到理政大臣送给他的礼物——一个被挽去双眼,打扮精致的x奴。

西蒙认出了他……但也都无济于事。

西蒙不敢将自己的弟弟以皇室礼仪下葬,只能涂满香料,草草掩埋。从此,西蒙陷入了无尽的梦魇当中。

 

 

 

露莎的梦境被风沙拉回现实。呵,又是一年初春了。自己究竟会不会追随母亲的步伐呢?她不知道。

“你醒了……”不知何时醒来的国王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,吓得露莎猛地坐了起来。

“真是的……还和小孩子一样……”她抬手拂过国王垂下的发丝。

西蒙紧紧拉住露莎纤细的手,贴在自己的脸上,让她感受自己生命的温度。

露莎笑了,拦过年轻的国王,在小麦色的肌肤上落下一吻。

多年的沧桑已经使他们无法拥有少年的清纯,但他们依然愿意过着就像新婚后的生活。

如果有来生,请务必像平民一样简单又快乐的生活的。

看着西蒙将耳朵贴近自己隆起的小腹,像小孩子一样赞叹着她的美丽。

两行泪水,自脸颊滑落。

 

“你说过……你永远不会离开我……”

西蒙没有抑制自己的哭泣,水晶棺里的人儿已经不能像往日一样美丽动人。

华丽的大厅之内摆满了她生前喜爱最喜爱的花朵,茶香夹杂着花香飘满了整个皇宫。

她的生机还没有完全逝去,水晶棺里,她平静而安详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没有了那些昔日噩梦的烦扰。她终究归到了众神的所在。

那些并不算美丽的梦境,最终随风逝去,伴随她的,将会是瑞香创造的甜美和幸福。

 

 

高耸的石像从地上渐渐竖立起来,石像所雕刻的女子从容而安详,低垂双眸,像是在为谁祈祷。

石像底座一行不起眼的小字

勇气国的永远的皇后——露莎·罗米卡·艾尔米特·普普拉

我永远的爱妻。

 

我对你的爱,不会因为生命的消亡而终止。

它会伴随着花神的祝福,直到梦的终焉。



评论(6)

热度(23)